澎湃新聞記者 邱海鴻

來源:澎湃新聞

2021張家港融入上海合作發展說明會

芳菲三月,位于上海虹橋的綠地鉑瑞酒店,迎來了“蘇州日”。

一輛輛“蘇E”牌照的汽車魚貫而入,車上下來的人操著吳儂軟語,拾階而上來到酒店二樓。不遠處傳來一男一女三弦琵琶合奏,蘇州評彈《庵堂認母》的清韻,悠揚回蕩“滬蘇同城”宣傳畫廊里。與之呼應的是,上海外灘與蘇州張家港灣、上海城隍廟與張家港楊舍老街,各自以照片的形式“耦合”為一體,勾勒出兩地和諧共榮的親密關系。

3月30日下午,以“滬蘇同城 創新提質”為主題的張家港融入上海合作發展說明會在此舉行。

澎湃新聞(www.thepaper.cn)注意到,會上,在200多名滬蘇政商界人士的見證下,總投資563億元的55個滬港合作項目集中簽約,涉及冶金新材料、智能裝備、化工新材料、高端紡織、新能源、數字經濟、生物醫藥及高端醫療器械、先進特色半導體等多個領域。

去年以來,滬蘇關系更近了一步。蘇州不再滿足于接軌上海,提出“融入上海”,開啟了“滬蘇同城”的嶄新篇章,至此,下轄各個板塊也以不同的方式,加快了接軌上海、融入上海的步伐。

張家港雖然距離上海近百公里,相比昆山、太倉等地“融入上海”不占優勢,但隨著三條高鐵交匯樞紐格局的形成,張家港將突破時空的阻隔,融入上海“半小時經濟圈”,真正由“異地”升級為“同城”。

張家港市委書記潘國強表示,近年來,張家港一直將“融入長三角、對接大上海”作為城市發展的重大戰略機遇,連續赴上海開展各類推介說明活動。而上述55個項目的集中簽約,“必將為上海、張家港兩地共享共贏注入更加強勁的動力”。

“滬蘇同城”,張家港發展的新風口正迎面而來。

簽約儀式

“蘇南邊角料,全國明星城”

歷史上,張家港曾經分屬于常熟、江陰兩地。1962年,由常熟和江陰劃出的23個公社和1個國營農場,“拼湊”成了張家港市的前身沙洲縣。自誕生之日起,張家港就被調侃為“蘇南的邊角料”。

在改革開放的大潮中,張家港憑借自己臨近上海、港口優良等優勢,社隊工業、鄉鎮企業遍地開花、欣欣向榮。1979年至1991年,全市鄉鎮工業總產值年遞增30.79%,在改革中掘得了第一桶金。

據張家港市長韓衛介紹,不甘落后的張家港人在各方面都不占優的情況下,革故鼎新,大膽實踐,在率先探索中創造了跨越趕超、走在前列的業績。

為此,上世紀90年代,以“團結拼搏、負重奮進、自加壓力、敢于爭先”為內涵的“張家港精神”走向全國,并與“昆山之路”和“園區經驗”組成了蘇州“三大法寶”。

截至目前,張家港經濟綜合實力連續二十七年位列中國百強縣市前三甲,高質量發展始終位列江蘇省同類縣市的第一等次,累計獲得國家級及以上榮譽200多項,實現從“蘇南邊角料”到“明星城市”的飛躍。

在張家港市委書記潘國強看來,“學習上海、接軌上海、服務上海、融入上海”是張家港發展歷程中的一條重要經驗。從改革開放之初騎著自行車到上海邀請“星期天工程師”;到后來開著小汽車到上海對接高校院所、知名企業;再到如今乘坐高鐵融入“上海大都市圈”,雙方逐步打破時空阻隔,正在加速從“異地”向“同城”升級。

滬蘇同城,張家港的新風口?

“同城化”這一滬蘇關系新定位,確立于去年11月。

去年11月20日,上海市委書記李強,上海市委副書記、市長龔正與江蘇省委常委、蘇州市委書記許昆林,蘇州市委副書記、市長李亞平率領的蘇州市黨政代表團舉行座談。

在當天下午舉行的蘇州城市推介會上,許昆林透露,在兩地主要領導座談時談到的一個重點是“同城化”:長三角要一體化,滬蘇要“同城化”。

為此,“上海”成為了蘇州瞄準新一輪發展的熱詞。下轄各區縣到上海“串門”日趨頻繁,兩地關系愈發“水乳交融”。

就在蘇州城市推介會在黃浦江畔舉行的同一天,蘇州下轄的太倉市就搶先在上海舉行滬太協同發展推介會,并正式發布了“蘇州對接上海樞紐門戶城市暨嘉閔線太倉段項目”。

七年前,上海地鐵11號線直通昆山花橋,成為中國第一條跨省地鐵,為昆山添上“臨滬第一站”的名片,并拉開了“滬蘇同城”的序幕,未來上海地鐵17號線、嘉閔線延伸至太倉,將掀起“臨滬第一站”的“卡位戰”。

另外,在“滬蘇同城化”按下快進鍵的背景下,“中國最強縣級市”昆山又行動起來了。今年3月25日,昆山市長陳麗艷率領黨政代表團赴上海,深入上海自貿區臨港新片區、中國商飛公司、中科院微系統所等考察學習,推進合作,期冀在融入虹橋國際開放樞紐建設中搶得先機。

3月30日,張家港在上海舉辦融入上海合作發展說明會,背后也有其戰略考量。張家港市委書記潘國強表示,“融入長三角、對接大上海”是張家港發展“重大戰略機遇”。

值得一提的是,當前,全面融入上海,張家港的基礎比以往更加扎實了。因為張家港近年連續赴上海開展各類推介說明活動,僅2020年,就開展對接上海交流350余次,達成合作成果120多項。

張家港的機遇在哪里?

擁抱“滬蘇同城”,對于蘇州下轄十大區縣、板塊來說,大家都知道這或許是一個新的風口,那么如何才能在大樹底下種好“碧螺春”,而并非一味地接受上海的輻射和虹吸?

就張家港而言,其相距上海近100公里,天然親近感不及昆山、太倉等“臨滬第一站”,也不及臨滬且有長三角生態綠色一體化發展示范區加持的吳江區,更不及相鄰常熟市。甚至也不及蘇州相城區,因為相城已在上海購買了兩棟樓,實現了兩地物理上的直接聯系。

扭轉時空阻隔的利好消息出現在2020年7月1日。當日,滬蘇通鐵路通車運行,并開通至北京、上海、浙江的始發列車,因此,這個全國百強縣前三的城市由“手無寸鐵”變為“港鐵聯動”。

據張家港市委副書記、市長韓衛介紹,隨著通蘇嘉甬、南沿江兩條高鐵的推進,張家港將真正成為“長三角核心圈層的重要節點城市”。

“高鐵一來,人去樓空”,中國三四線城市普遍存在諸如此類的人才流失擔憂。稍顯意外的是,張家港對此似乎比較從容淡定。

根據潘國強的說法,張家港“融入上海”的路徑是,推進“創新張家港”建設,發揮“高新區+高鐵樞紐”對接上海“橋頭堡”作用,探索“上海孵化+張家港產業化”合作模式,打造新能源、數字經濟等8條重點產業鏈,力爭在“十四五”期間形成五個千億級、若干個百億級現代產業集群。

同時,張家港將立足“長三角重要節點城市”的定位,全方位拓展基礎設施的互聯互動、公共服務的共建共享。

韓衛則表示,張家港制造業實力雄厚,產業門類齊全,“既有高原更有高峰”。其中,既有年產值近5000億元的冶金、紡織、化工、機電、糧油食品“五大支柱產業”,又有年產值約2500億元的新材料、新能源、高端裝備制造等戰略性新興產業。

另外,張家港企業陣容也很強大,以64家世界500強企業、4家中國企業500強、9家中國民營企業500強、24家上市公司為代表的19萬多家市場主體,平臺廣袤、高峰林立。

在韓衛看來,動能強勁的產業集群和活力充沛的企業陣容,以及上海、張家港兩地產業、資源要素的高度互補性,可為雙方合作共贏創造無限可能。

在這樣的定位之下,張家港主動融入上?苿撝行慕ㄔO,致力于打造兩地協同創新的“強磁場”。目前,兩地已打造了“上海張江·張家港創新中心”、上海—張家港技術轉移協同發展中心、張家港上海高校協同創新中心等平臺,產生了3000項產學研合作項目,100多項國際科技合作項目,讓張家港嵌入了全球創新網絡。

責任編輯:李克誠